乙女向专用号。
发病专用号。
中之人看小头像
只想谈恋爱不想谈刃生。
车停在离离家的卧室,发车12小时内显示暗号,大家记住暗号就好,随时能进。
网页版的个人主页栏里有阅读索引❤
【此页面一切图文不接受转载授权&禁止二次上传】

© 几只
Powered by LOFTER

【膝婶/俱利婶?】绿

绿到昨晚膝丸发动全本丸把我和巴主任堵在门外😂但婶婶还是最爱你的!!!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睛!

时之放浪者:

 @几只 家的婶儿和本丸。


亲妈要我绿膝丸!


绿就绿!


何况他本来就是绿的!


感谢亲妈的插图


===============


最近,本丸里似乎有些不对劲。


不是五月病的“提不起干劲”,也和审神者剪短了头发没有关系,就是……有些让刀剑男士们觉得不对的地方。


不仅今剑觉察到了、小贞觉察到了,连髭切、烛台切和鹤丸都觉察到了,甚至连一贯神经大条的膝丸,也开始隐隐约约觉得有些异常。


可是究竟是什么呢?


审神者还是那么让人放心不下、兄长大人也还是没记起自己的名字、种田和管理马匹的工作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除了天气越来越热,真的没有什么不对头啊?


——难道因为这么热的天气,烛台切还做了热气腾腾的乌冬,所以不对劲吗?


膝丸对这样的答案感到满意,正要告知兄长自己的发现,却听到走廊外传来急切的脚步声,其中还夹杂着伊达家的几位付丧神的低语。伊达组的刀剑男子关系好并不奇怪,可他们所说的事情,不由得让膝丸竖起了耳朵。


“小光小光我看到了!伽罗去约主人了!!”贞宗派的短刀的声音很好认。“这就是约会吗?!”


被点到名字的太刀付丧神应道:“是的哟,小贞。哦哦哦!看来昨天对小伽罗说的话起作用了!!!小伽罗帅起来真是没得说的!!!喜欢主人的话,就应该好好把握机会啊!我们可是永远站在他这一边的!”


“小伽罗行动起来真是吓了我一跳!已经和主人一起去万屋了吗?”这是鹤丸的声音,“之前忍了那么久,要装不知道,实在太辛苦了!现在轮到我们给他一个惊喜了!”


三人组的声音随着脚步声走远,可正在房间里吃饭的源氏兄弟,还有今剑,忽然陷入一种奇怪的安静中。


膝丸也终于在这时候想起来所有不对劲的起源——都是因为最近几个星期,他总会不时瞥见这样的情景——可能是在走廊尽头,或者马厩的后面,又或者是院子对面,那个一贯不想和人混熟的大俱利伽罗,竟然单独和主上说话!!


而且主人脸上还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可恶啊!!!在说什么会聊得那么开心!!


——而且为什么他们要两个人一起去万屋啊!!!


膝丸一边想一边拿起桌上的瓶子,用力往碗里倾撒调味料。髭切看着他突然僵硬的动作,挑了挑眉毛没说话。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今剑忍不住说:“薄绿你不担心吗……主人和其他男人单独出门欸?”


最怕今剑突然关心。


“我怎么会可能在意这种事情呢!”


膝丸往碗里撒盐的动作幅度大了一倍,然后恨恨地把瓶子往桌上一放,又拿起另一个装着红色粉末的调料瓶。


“不就是俱利伽罗主动约主人去万屋吗!主人和刀剑男子去万屋很正常嘛!有什么好担心的!!”


“主人没找我去万屋,一定是因为觉得我太忙了,想让我好好休息!!”


“可是薄绿你已经一个月没活干了哦。”


对于今剑的揭短,激动的膝丸假装没听到。


这时候,又一个装满黑色液体的瓶子被拿了起来,里面的液体“哗哗”地淋在乌冬面上。洁白的乌冬上洒满了黄的红的粉末,再淋上黑色液体,一种奇怪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可它的食用者还在滔滔不绝地发表自己无所畏惧的主题演讲,丝毫没有发觉碗里的异样。


“所以阿尼甲……赶紧吃饭!吃饱了最重要!我开动了……啊啊啊啊啊啊!!”


膝丸发出一声惨叫,用今剑的话来说,那一刻的情景,“仿佛看到一头恐龙在喷火。”



(图 by  @几只 )


 至于恐龙不会喷火这种小事,就不要纠结了。


而那时候髭切好整以暇地吹了吹杯中的麦茶,说:“啊呀刚才顾着听你说,都忘记告诉你了。弟弟你往碗里加的盐是糖,芝麻碎是辣椒粉,还有酱油是醋哦。”


午餐的惨剧按下不表,时间很快到了午后。审神者外出采购的话,一般就会在这个时候回到本丸。此时,伊达家的三位刀剑男子早早候在门口,就等着给大俱利伽罗鼓劲喝彩的那一刻。


他们攥紧了手中的彩炮,就等待门铃响起的那一刻。说时迟那时快,在铃声响起的瞬间,一个黑色的身影抢在贞宗前面把门打开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伊达刀不知所措,与此同时,门外的审神者与打刀青年也被门内的情形弄得愣住了,一时间大家面面相觑。


膝丸看见躲在旁边树丛里今剑的强忍笑意的表情,脑海中掠过连串的牢骚——不是你这小子说你去开门的吗为什么现在只剩下我在这里好尴尬啊不行我是源氏重宝我要镇定没事的我能撑得住的冷静冷静我没有在意我没有生气去个万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膝丸?”小姑娘还没反应过来,只是轻轻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交给我!”


只是被那位小姑娘轻声呼唤了名字,源氏的重宝青年立刻就大声回答,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仿佛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膝丸僵硬地伸出手,试图接过审神者手中的物品。不料那位一贯对他百依百顺的小姑娘,此刻却像是受了惊的小鸟儿,有些慌张地想要避开他。


“呀……膝丸,不、不用……我……”


“我来拿就行。”


一直没开口的大俱利伽罗试图解围,可是他说出的内容让局面变得更加复杂。一旁的伊达组忽然喷发出汹涌的樱吹雪,烛台切双手捂着嘴,几乎要喜极而泣地说:“小伽罗终于长大了!……超帅的!”


“小伽罗超有男友力的呢!”鹤丸简直控制不住要竖起大拇指了。


然而被称赞的那一位付丧神,一脸懵然又非常嫌弃的表情,就差没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说出口了。


“伽罗你终于成功向主人表白了吗?”心直口快的贞宗把话都挑明白了。


“贞你胡说什么!”


大俱利伽罗的表情从懵懂变成震惊进而试图撤离现场。然而侦察力41的短刀付丧神一把抓住他腰间的衣摆,大声说:“你最近经常和落单的主人说话,难道不是因为喜欢主人,准备表白吗?!!”


“……不关你们的事!!”


“那……你单独约主人去万屋……不是约会吗?!”


“那个、那个……和……你们……没关系!”


短刀和打刀付丧神在拉扯中角力。这边的薄绿色头发的付丧神,带着非常微妙的表情,望着那个一直被审神者拿着的包裹。


“……里面是什么?”


被那位一直喜欢的刀剑男子用这种语气问话,小姑娘的心里比黄连还要苦涩。“是……”她就要投降了,可是忽然间某个约定就像是缰绳一样,狠狠地扯住她的心。一直像小鸟儿一样温顺的孩子忽然闭上了嘴,脸上露出倔强的表情。她抱紧了那个包裹。


“对不起……我答应了伽罗……不能说……”


这句话简直比晴天霹雳还霹雳。


霹雳得膝丸想一口气砍倒五十队溯行军外加二百五十只土蜘蛛。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如此突如其来的凝重气氛,包裹着物品的纸张忽然就裂开了。从审神者怀里,散落了一地的……


猫粮。


以及猫玩具。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更怕贞宗突然松手。


“所以说……伽罗君在本丸那次摔成轻伤,就是因为小贞没拉住他;而小贞和伽罗君拉拉扯扯的原因,就是因为误会你们去万屋是约会吗?”一期一振一边看着手中烛台切写的报告,一边询问审神者。


而小姑娘低着头说了声“是”。


“而你们外出的原因,那个你被严格遵守的秘密,其实是伽罗君想买猫粮和玩具,对吗?”


“是的。”


“我明白了。”


“一期哥……对不起,我是不称职的审神者,……”小姑娘抬起头,泪眼汪汪的样子让人好生怜爱。“在本丸里面闹出那么大的麻烦,膝丸和伽罗都受了伤……”


眼看她再说就要哭,一期一振赶紧安慰道:“不是您的错。而且膝丸君是吃太辣拉肚子而已,和您没有关系。”兄长一般的蓝发青年最后拍了拍她的头,说:“主人您想要温柔对待大家的心,我们都是知道的。你看,昨天膝丸君和伽罗君一起远征,不是大成功回来了吗?再哭的话,大家又会担心的呢。”


“嗯。”


审神者终于破涕为笑。


审神者离开以后,一期一边收拾文件,一边说:“您可以出来了。”后方的壁橱从里面被拉开,被发现了行踪的独眼付丧神好不容易才从里面出来。他一边理着头发一边说:“真不帅气啊……不,我是说自己。一期君,谢谢你这样安慰主人。”


“不用谢我。大家……都很疼爱主人,不是吗?”


然而烛台切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不过长谷部远征回来以后,大概又会抗议我们太纵容主人了。”


“可是,这样单纯的主人,还有单纯的膝丸君他们,都很可爱不是吗?”蓝发的太刀青年微微合拢了金色的眼睛,露出了春风般的笑容:“就让他们的可爱和快乐,至少在这所本丸里面,再保留得久一点吧。”


“说得也是啊。”


——完



评论 ( 1 )
热度 ( 132 )